旅游——山东目录

  2020年12月27日    28 次浏览

 

自助游山东

       周五晚从北京站上了车,一夜无话。周六晨7点抵达曲阜。刚出站就被一堆导游包围,我找了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他自称姓孔,孔子的后裔。曲阜的三轮车很奇怪,经过了改造,骑车的人在后,乘客在前。导游告诉我,天还早,孔府、孔庙还没开门,于是经过万古长春坊先去看孔林。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家族墓地在清晨没有多少游人,静謐祥和,导游介绍孔子墓的“怀子望孙”,还说四周松柏林立却“无毒蛇乌鸦”,这倒让我感叹圣人的神圣所在。孔林票价20元。到孔庙时刚开门不久,门口人头攒动,导游说他进不去,让我自看。50元门票进去,浏览了孔子亲手种植的“先师手植桧”,孔子讲学的“杏坛”等。孔庙是历代帝王祭祀孔子的地方,大成殿是孔庙的主殿,大成,是孟子对孔子的评价。其建筑艺术美妙绝伦,尤其是殿前的十根龙柱,盘龙升腾,出入云焰之间,口叼宝珠,足踏云涛,不仅栩栩如生,而且气势威武。游完孔庙出来就到了孔府的大门,票价30元。孔府是孔子嫡裔子孙居住的地方,是我国民间最大的府第。游人太多,而且看过了山西的大院文化之后,孔府里的院落、游廊、匾额、粉墙等已经带不来新鲜感了。走马观花匆匆浏览一遍,出了门找到导游。我喜欢书法,于是游完“三孔”之后,去了论语碑苑,欣赏当代书法家的墨迹,意外地发现我的启蒙老师的作品,让我惊喜了一回。导游送我回火车站时已近11点,车站有大巴,1小时后我到达泰安。
       下了大巴,直接打车去岱庙,门票20元。故宫、孔庙和岱庙是中国三大宫殿式建筑,一天之内我有幸游了两处。岱庙的主体建筑天贶殿,有近1000年的历史。出岱庙向岱宗坊方向走,顺便在路边小摊上吃了碗面。泰安的城市建设不够规划合理,和国内大多数旅游景点一样,现代建筑与古典建筑犬牙交错,很不协调。“十一”刚过,路边建筑上“欢度国庆”的痕迹还能看到。
       中学时读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那时便十分向往,泰山是五岳之首,古称岱宗,极顶玉皇顶,又称天柱峰,海拔1545米。登泰山中路起点是岱宗坊。开始上山,看了一下表,下午一点多。果然是文化名山,一入山就石刻碑文不断,但自然风光不敢恭维,路边的河床已经没有水了。经过一天门、孔子登临处,到达红门宫,买了门票60元,再加2元保险,一共62元。过了万仙楼就是经石峪,古代书法家在大逾一亩的石坪上刻下了隶书《金刚经》,字大一尺半,笔锋遒劲有力,被誉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其中“高山流水”四个大字我最喜欢,可惜只见高山,不见流水。泰山是一座缺水的山,水是山的眼睛,山是水的脊梁,没有水,山就少了很多灵气。4点多,经壶天阁到达中天门,一个大平台,是中、西两条登山路线的交汇点,远远能望到南天门,可惜天气阴沉,看不清楚。过了云步桥、五大夫松、迎客松后,山路渐陡,前面就是著名的十八盘。十八盘每盘二百级台阶,坡度很大,是消耗体力最多的地方,但已经胜利在望了,升仙坊是胜利前的冲锋号,6点钟我终于到了南天门,回首下望,暮色中长长的台阶路没有尽头。天黑前匆匆看了看碧霞元君祠,便四处找旅馆。方圆四五里的玉皇顶上宾馆林立,各种档次都有。问来问去,找到一家小旅馆,双人间70元一晚。所谓标间,就是建在岩石边的小屋,一张桌,一张双人床。尽管白墙上遍布各种昆虫的尸体,但被褥看上去还算干净。去相距几十米建在一块大岩石下面的水房打了开水,回来吃了速食米饭。烫过脚后早早上了床,爬了半天山路,排汗内衣一直没干,只好穿在身上再盖上两床被子,用体温烘干。
       周六4点多,就被门外人声吵醒,迷糊到6点,穿上抓绒衣、防风夹克,戴上帽子手套出了门。无风但气温很低,天色一如昨天的阴沉。走到日观峰上,到处是等待日出的游人。直等到7点,还没有放晴的意思,回去吃了早饭,结账出门,去看唐摩崖碑。唐摩崖在碧霞祠东北,高8.8米,宽5.3米,刻有唐玄宗《纪泰山铭》,洋洋大观,又称大观峰。从南天门到天柱峰一段,称作岱顶,有玉皇宫、月观峰、日观峰、探海石、瞻鲁台等胜迹,可观赏旭日东升、晚霞夕照、黄河金带、云海玉盘四大奇景。岱顶上充斥着与自然环境极不相称的没有一丝美感的莫名其妙的建筑,尤其是从桃花峪到南天门的缆车。站在岱顶,在嘈杂的人流中,在小贩的叫卖声里,我找不到历史上泰山封禅对苍天的虔诚礼敬,也没有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叹,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
       下山没有走原路,而是西线下山。土路上没有几个游人,却有名山中难得的清静。经龙潭水库、普照寺,再打车返回泰安火车站,转往济南的高速大巴,1小时后就置身于泉城了。先在火车站买了当晚返京的车票,午饭后已是下午2点多。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是济南三大名景,但千佛山在郊外,没有时间去了。按照地图,坐公共汽车到了大明湖公园,门票15元。早就知道大明湖是济南城内诸泉水汇集而成的天然湖泊,素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美称。然而深秋中的大明湖没有荷花满塘、杨柳荫浓的精致,暗灰的天色倒映湖水,瞧上去像是一大摊死水。沿湖岸走去,亭台楼阁色彩黯淡,间或能碰上几个游人,我有一种凄凉的感觉。走到一大片荷塘前,枯黄暗红的残荷零零落落,我实在受不了了,转身出了园。趵突泉公园离大明湖只有两站地,遛达过去,15元买票进门。济南素有泉城之称,72处名泉星罗棋布,而名泉之多当属趵突泉公园。趵突泉名列济南72名泉之首,已有2700年的历史,近年来由于城市地下水开采过度,水量日减,再没有昔日三股泉水喷涌如轮的景象了,只剩下泉畔几组园林可看。
       周六晚,我在济南上了列车,周一清晨回到了北京。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3年11月5日

返回旅游专题目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