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技术——登山报告——1998年太白山报告

 2010年08月10日    1,167次    0条     

穿越太白山
mudplayer

太白山位于西安市西150公里的眉县、太白、周至三县交界处,海拔3767米,是秦岭山脉的主峰。登太白山可以从北坡也可从南坡上山,总体来说北坡陡南坡缓, 我们的计划是到周至县厚畛子乡, 从南坡上山,再从北坡下山到汤峪, 实现穿越。说起这次行动,要追溯到9月,当时我从smth一位网友的签名档上知道了四通利方山野版的网址,上去一看,正好在讨论穿越太白山的计划。我当时就有些兴趣,本想问他们的详细计划,但我的网出了点问题,只能看,不能写,也就作罢,国庆和cox等网友去了天津盘山(详见captain文)。没想到他们国庆太白山之行出师不利,刚进山就出了事,不得不扫兴而回,其中两位遇挫弥坚,马上准备再次进山,于是我就和他俩联系上了。这两位,一个是笨笨,另一位网上的id是胡狼卡洛斯,不过我们习惯于叫他郭总。:-)我之所以想参加这次行动,一来是喜欢玩,二来是想检测自己的体力和意志,第三点,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我那段时间心烦意乱,活得很是无聊,想找点刺激。:P决定参加行动之前,我有三点顾虑:一是费用是否会超过我的承受能力,二是我的那只普通睡袋能否抵御山顶的低温,三是我的体力是否能坚持下来。为此,郭总列出了大致的所需费用,并安慰我说走的是旅游路线,体力不会是问题,更主动借给了我一个羽绒睡袋。呵呵,一收到他愿提供睡袋的mail,我马上就不再犹豫,决定跟他们见面,同去太白了。和他们见面后,确定了出发的时间和装备分配等细节,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对困难估计不足。当然我这想法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和熟识的网友聊天时提提。毕竟,他们更熟悉山里的情况,而我也知道自己是个小心翼翼的人。每次出去玩,象去长城和盘山前,我都有种莫名的恐惧,这次更不例外,以致出发前在BBS上发文来减轻自己的紧张。出发前北京开始降温,我们估计太白山已该下雪,我按《冒险图鉴》一书认真的做着各种准备,购置棉袜和毛袜,准备应急食品, 唯一不足的就是没买到一双合适的鞋,后来我为此吃够了苦头。

1998.10.14 星期三 晴
中午, 最后一次上BBS, 看了一下网友们的忠告, tuzi正在网上, 匆匆和她道别后, 先把在网上收集到的有关西安的资料打印出来, 再在背面上复印出西安地图----我原还打算若有空闲在西安玩玩. 然后赶到西单, 把昨天买的小望远镜换成了一个笨重的俄罗斯货, 我觉得那小巧的美制品中看不中用. 又替笨笨买了10个胶卷, 急急忙忙的赶回来装包.以前出去玩总是把背包塞得鼓鼓的, 这一次我信心不足, 决定控制负重, 为此我特意借来一只秤. 我有把折叠铲, 以前出去玩时总带着, 昨天笨笨给我送睡袋和食品过来时, 我特意拿出给他看, 想又把它背上. 笨笨当时就急了, 为了断绝我带铁铲的念头, 他当即就把食品全塞给了我, 让我在火车上再分给他. 所以我这儿单食品就有近10公斤, 其中有面条4把, 牛肉若干袋, 肠若干袋. 再加上我的睡袋, 望远镜, 相机, 手电以及大量衣服, 我的背包重达20公斤. 最后再拎上我们三人的饮用水--三瓶1.5升的娃哈哈纯净水, 我的负重一下子窜上了25公斤,才走到汽车站, 我就感到累了. :-( 4:30pm, 我们三人在北京西站会齐, 把水一人一瓶分了, 又把一包食品交给了笨笨, 这样我们两人的负重都在17,8公斤上下. 郭总背得重些, 大约有19公斤以上, 他背着一5公斤的帐篷(the North Face)和一摄像机.笨笨和郭总是提前定好了卧铺, 这是源于上次的教训, 上次他们没买着卧铺,为了睡觉钻座位下去了. 我是10日去买的票, 只买到了硬座. 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按他们的计划, 我们15日早上到西安, 下午到厚畛子, 找到向导进山, 把平路走完后扎营. 16日登顶或是在离山顶不远处扎营. 17日从北坡下山. 这样我14日虽然睡不好, 但15日只走两三小时的平路, 运动量不大. 而15日晚我却能睡个好觉, 以最好的状态应付最艰难的16日行程.郭总把我的背包扛上卧铺车厢后, 我空手来到了2号车厢. 晚上, 隆隆的车声中, 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父母, 登时情绪低落, 沮丧之极.

10.15 星期四 晴
晚上我只断断续续睡了两三个小时, 早上6点多, 正迷迷糊糊想好好睡一会时,笨笨过来了, 我跟着他从2号车厢走到14号车厢后, 人也彻底清醒了. 这时火车已接近西安, 车厢内的告示牌显示车外温度为5度, 这很让我吃了一惊----山顶的最低气温岂不要到零下10多度了. 火车到西安时快8点了, 在我们准备下车时发生了件趣事: 隔壁陪着两位老外的导游小姐突然走过来:"Excuse me, are you Korean?". 我们楞了一下, 笨笨笑嘻嘻的回答:"不是, 我们从北京来的." 那小姐又改用中文:"是日本人吗?" 我们这时已背上了包, 只笑着摇头, 开始往外走, 小姐在后面追问一句:"留学生?" 小姐看来是想给她的两位顾客找伴, 而我们背着巨大的登山包, 包外捆着防潮垫,在她印象中, 只有老外才会这么干. 至少, 西安还少有这种背包旅游.10点左右, 我们到达了周至县城, 从这儿去厚畛子的班车要下午1点才开, 到厚畛子时就该5点了, 他们上次也是5点到的, 结果摸黑走了几小时的路. 吸取上次教训, 我们决定包辆吉普, 这样可以一直开到公路的尽头--铁甲树. 在周至吃了两个肉夹馍作为早饭和午饭, 又买了7个白馍作干粮, 11点我们就出发了. 2:20到厚畛子,笨笨和郭总去找上次那个向导----他正在家里吃午饭. 3:10我们接着向铁甲树开进,这后面路况很糟糕, 有好几处上坡吉普都熄火了. 勉强开到离铁甲树不远处, 我们忍受不了司机的埋怨声, 决定下车步行. 那吉普掉头时却出了故障. 我们陪着司机检查了好一会, 最后得出结论: 变速箱齿轮打坏了. 于是, 司机下山去买配件, 我们则进山, 开始了穿越, 此时大约4点左右.
从铁甲树到太白山顶峰拔仙台要经过南天门, 药王庙, 玉皇池. 而到南天门有两条路, 一条是新路, 也就是国庆时他们走的那条路, 另一条则是老路, 比新路远,用向导的话来说, 比新路好走, 安全. 向导本已把我们带上了老路, 但我们一问,老路上只有几处有水源, 而新路则有很长一段是沿着溪水走, 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新路, 这样在宿营上就方便多了, 有块平地就行.小路紧贴溪边, 经常在小溪这边走一段后就得跨过小溪到另一边去走上一段. 好在水不深, 踩着石头就能过河. 有的地方石头被水淹了, 我就得小心翼翼地选位, 生怕湿了鞋----我穿的只是双尼龙面低帮旅游鞋. 郭总和笨笨穿的是防水的登山鞋, 稍微的浅流, 一踏即过. 我一走到有点险阻的地方就忍不住要问:"你们那天这些地方竟然是摸黑走的?" 虽然他们回答得很轻松, 但我猜他们免不了得吃些苦头. 今年一爬山, 我的左膝盖就疼, 今天左膝没事, 右膝却一反常态的隐隐作痛. 好在走的是平路,又找了根很顺手的树枝当拐杖, 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有两次失去重心时都靠拐杖撑住了.在涉水过溪的附近, 总有些巨木横跨溪上. 这巨木就是一树干, 剥掉了树皮, 有10多米长, 夏天涨水时就只能靠它当独木桥过河了. 在一树桩旁, 向导讲了起来. 原来这条新路是94年修的, 这些大树都是就近砍倒来当桥的. 加上沿途造木屋砍的树, 总共砍了50多方, 后来这事被记者捅了出去, 按环保的方法一算, 砍了100多方, 这下可了不得了, 砍的都是原始森林里的巨木, 官司打到国务院去, 厚畛子的村长最后被判了三年徒刑, 现在还关在周至监狱里. 6点左右, 我们来到了他们上次的宿营地. 当时他们第二天一大早从这儿刚出发就出了事, 被迫返回. 出事的地方是溪边的一处陡壁. 小路在这里中断, 用三根五六米长的树干搭了一个桥. 桥下面是个斜坡, 最高处不过两米. 斜坡沿伸进了小溪. 就这么一个看上去没危险的地方, 那位到霉的兄弟踏上了最外面最粗的树干, 走上两步后树干断了, 他掉下去并滚进了溪里, 更鬼使神差的头先碰着了石头. 我看了半天只得出一个结论: 点背! 在向导的强烈要求下, 我们没有走剩下的两根木头, 而是从下面的斜坡走了过去. 其实, 在前面过溪时, 向导就不准我们走那粗得难以环抱的独木桥, 而带我们从下面涉水, 看来他是有点神经过敏了.黄昏时, 我们的平路走完了, 要离开小溪上山了. 向导特意让我们放下背包, 去参观一10多米高的瀑布----三合宫瀑布. 这时天已看不太清了, 没法拍照. 突然笨笨发现两只动物在瀑布顶上喝水, 向导说那是羚牛. 我们都不太相信, 一来看不清楚,二来那动物行动时, 那腿不象牛的腿----我们觉得更象熊的腿. 但一来离得太远, 二来天色迅速转暗, 我们实在无法看清. 我的相机在腰包里, 却用不上. 郭总的摄像机能拍下, 却放在背包里. 我的望远镜也放在背包里. 当时我就意识到, 这将是我唯一能用上望远镜的机会. 犹豫了一下, 我就奔回放背包处, 取出望远镜的同时, 我也不得不取出了手电----天已黑了, 向导和郭总他们也回来了, 我的望远镜终于白背了.不过这次巧遇羚牛也让我心情好受些----毕竟这望远镜还是有可能用上的. :-)接下来向导开始介绍羚牛: 羚牛性情暴烈, 人若惊了它, 它会追上人, 把人撞倒后慢慢作弄. 羚牛角又长又粗又尖, 据说有人被顶死过. 在山里, 熊见到人会跑, 而人见着羚牛就只能一动不动, 千万别惹着它. 刚才隔着高高的山壁, 它下不来, 所以不怕, 但这一带正是羚牛的出没地. 一席话说得我们胆颤心惊, 生怕从哪儿冲出一条羚牛来. 7点左右, 我们找到一块不错的宿营地扎了营. 开始用GAS炉做饭, 主食是面条, 另有孜然牛肉和沙丁鱼, 大家都吃得饱饱的, 4袋面条被干掉了一半. 10点我们就早早睡下了, 笨笨独自去小帐篷里睡, 我们仨睡大帐篷, 背包都放进了小帐篷.和上次在盘山露营一样, 半夜我又从梦中惊醒了, 这次没有去开帐篷门, 却仍把郭总惊醒了, 躺在睡袋里, 只觉得右膝疼得厉害. 没多久我们都爬出了帐篷, 笨笨也从小帐篷里钻了出来, 于是我和笨笨去小溪打水, 此时大约一点多钟, 抬头望天, 满眼的星斗.

(此处缺一篇)
接下来依旧是爬山, 不过坡度缓了不少. 中间我们经过了几个碎石群, 说是碎石,其实都是大块大块的石头, 每块都有上吨重. 整个一山坡都是这种石头. 郭总形容说象是用翻斗车在山顶一车车的倒下来的. 我们想不明白山顶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大石头, 不知是否和冰川运动有关. 行进的路就是在这些大石上跳跃前进, 有的地方搭有三木并排的桥. 这时雨点已变成了冰粒, 又变成了小雪, 冒雪走了半小时后, 两点我们到达了南天门.南天门海拔3120M, 是新路和老路的交汇点. 从厚畛子到这海拔上升了2000来米,从这儿到拔仙台峰下的玉皇池基本上都是平路, 没有多少升高. 从旅游线路讲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的重要位置. 正因为其重要, 这儿修了一座很严实的大木屋, 那村长坐牢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座木屋用掉了太多的木头. 木屋紧锁着, 夏天沿途各接待站用的被子都存放在里面. 在这之前, 我们穿的还是单衣单裤, 爬山时没觉得冷, 现在一坐下来就不自觉的挤在了一块. :-) 考虑到后面是平路居多, 我们每人吃了根肠后,纷纷加了衣服. 我加了一套三保暖的内衣, 外面又披了一件尼龙面料的风衣. 郭总和笨笨则穿上了GORE-TEX全天候外衣. 唯有向导没衣服可加, 他出门时只带了件毛衣.笨笨有件带袖的雨衣, 让他穿上了, 虽不能保暖, 但帮着挡挡风雪还是可以的.从南天门出发, 植被已全是落叶松和高山草甸. 要命的是, 开始刮风了, 雪仗风势, 也变大了. 我们纷纷把风衣中的帽子拉出来套上, 只苦了向导, 笨笨把雨衣的帽子搞丢了. 路上说话少多了, 只在中途休息时聊两句. 休息就是找棵松树, 在下面坐上一两分钟, 背包都不解下来. 在经过一草甸时, 我和向导都踩进了水里. 这块草甸下是条小溪, 根本躲不过. 我看着前面的向导在犹豫一会后直接踩了过去, 我根本就没多想就跟着踩了进去--向导找不着更好的路我也找不着, 也没体力和脑力找了--脚底只觉一软, 往下陷了几公分, 随之就是一股冰凉的感觉, 鞋从里到外都湿了.3点10分, 我们来到了药王庙. 这儿夏天是接待站, 现在只剩下大棚的木架和简陋的药王庙了. 所谓的庙只是一间小破屋, 几根木柱, 四壁用席子和塑料薄膜围成.庙里有铺着干草的木板床. 我们迫不及待的躲了进去, 郭总诚心诚意的上了三柱香,感谢有这么个休息之所, 他本还想拜拜山神, 可惜上面是药王. 我则坐在草里, 开始挤鞋子里的水. 在这儿我们只休息了15分钟, 3点25分我们准时出发了.风雪越来越大了, 后面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里, 我记忆中除了风雪没别的了, 连湿透了的双脚也不感到冰冷难受, 仅仅有点凉而已. 这时我们几个人距离拉得很开, 向导在我前面几十米看不着影, 笨笨陪着郭总在我后面几十米也看不着影, 我就看着地上的脚印前进. 在南天门时我们还考虑今天能否翻过顶到太白海去住, 现在只想着赶快找个屋子躲起来.
5点, 我们终于到了玉皇池, 玉皇池大概是太白三池之外的第四个池子, 海拔最低,面积却是最大. 玉皇池边上修有玉皇庙, 是个道观, 道士已下山过冬去了. 我艰难而欣喜地推开庙门, 这儿是前殿, 上面供着神像, 一直到第二天离开我也没看一眼是谁的像. 屋子里黑忽忽的, 右侧有张木板搭成的"大床". 向导正木然地坐在床上----他的头疼得厉害. 没多久郭总和笨笨也推门而入. 我们把门闩紧, 我赶忙换了双厚棉袜,又穿上布鞋, 这是专门准备的, 没想到真用上了. 庙里有个大火盆, 庙门外堆着柴.郭总和笨笨去抱柴来生火. 我们四人就围着火坐上, 待身子烤热后又烤鞋袜. 这时外面的风刮得呼呼直响, 让人感到心胆俱寒. 庙四壁是木板, 有三四米高, 雪粒从壁缝里吹进来, 很快就在地上铺了一层. 当时我们都同时想到一句:"风雪山神庙", 郭总还加了一句:" 现在太白山顶就我们四人了!"身体暖和过来后, 郭总和笨笨出去打水, 谁叫他俩装备最好. :P 我和向导仍然在火边发抖. 很快, 笨笨在外面敲门了, 他进来后放下水瓶就烤火, 他说, 他右手打了第一瓶水后就没勇气打第二瓶了, 只能换左手打. 接下来做饭吃. 照例, 向导吃了第一锅面条, 煮第二锅时, 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GAS罐气不足了, 不知是用完了呢还是出发时就拿错罐了. 本来在火堆上也能煮面条, 但大家都累得不想动了, 我们三人胡乱合吃了一锅面条后也不觉得饿了.这时我们开始讨论明天的行动. 向导主张明天一早往回走, 我则坚持继续前进, 不然这么就回去了, 既没穿越也没登顶, 多没面子. :P 实在不行, 明早把东西放这儿,大家轻装登顶后再回来. 最后向导提出, 明天若继续下雪, 就下撤, 若天晴, 就登顶并从北坡下去. 笨笨私下说:"我认为明天90%可能要下撤" 我想到网上关于太白山的几篇游记都是雪过天晴, 就说:"我认为90%天会晴." 这时风仍可怕地吹着, 我心里也只能暗暗祈祷了.我们把床板上的浮雪扫掉, 支起了内帐, 很快就入睡了. 我又做了个梦, 梦到第二天艳阳高照, 四周见不着雪, 我们正要离开时, 道士回来了, 我们赶快申明: 我们烧了你的柴, 但留了钱在案上的.

10.17 星期六 晴
早上醒来, 手碰到内帐, 冰凉冰凉的, 原来我们呼出的热气在这结了厚厚一层霜.旁边向导的位置是空的, 他早起来了, 我们都估计他是被冻醒的, 因为我们仨都睡在羽绒睡袋里, 而他只有一件毛衣和我们的外衣以御寒! 来之前我们曾考虑到向导夜晚睡觉的问题, 当时我们以为给他准备一个普通睡袋或者一个小帐篷就够了(我们以为郭总的TNF帐篷挤不下4个人), 而且我们最后选择了多背一个小帐篷, 因为睡袋更占地,现在看来这是犯了个大错误.昨晚风刮得很怪, 时有时无, 但一刮那声音仍然很可怕. 我出门一看, 顿时高兴得叫了起来: 雪停了! 大家顿时兴奋地穿衣起床, 向导生起了一盆火, 郭总用剩余的气做了锅热汤, 每人喝上几口, 向导把他自带的核桃馅包子拿出来, 每人吃了半个, 我们就准备出发了.我们重新分配了一下东西, 笨笨背上了帐篷竿, 郭总背上了剩余的食品, 我则背上了内外帐和一小瓶水, 大约负重15公斤. 我把带的衣服全穿上了, 脚上在棉袜外又套了双毛袜(呵呵, <<冒险图鉴>>上学来的, 下面加了条单裤, 上面则加了毛衣和绒衣. 向导穿的雨衣已被冻硬了, 两只袖子都碎了, 只好撕掉. 郭总居然翻出一个绒帽来, 虽然迟了些, 但对向导仍很有用.8点25分, 阳光透过板壁缝照了进来, 在神案上压了5元钱后, 我们出发冲顶. 玉泉池在太白山主峰拔仙台脚下, 离峰顶有10里的山路, 向导说平常人得走两小时, 我们计划用3小时完成. 一路上阳光普照, 我们踩着雪和石头前进. 向导在前面吃力地辨认路线, 路上有的地方积雪没膝, 郭总一脚踩错, 直没大腿. 我则很小心地挑没雪的石头走,实在躲不过的地方, 踩雪过去后就赶紧清雪. 那双毛袜起了很大的作用, 雪在上面成了团也不融化.路上经过了玉皇池, 三爷海和二爷海, 蓝蓝的天, 白白的雪, 以及幽幽的水, 引得我们不断停下拍照. 这样时走时停, 也没怎么觉得累, 10:40, 我们登上了顶峰, 海拔3767米的拔仙台. 拔仙台顶是座道观, 自然道士已下山了, 大门紧闭. 我们只好绕到殿后随便瞧了瞧.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高山反应, 但风非常大, 我们不敢久呆. 11点, 我们向大爷海出发.太白山的顶峰很奇怪, 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从南坡上了顶, 再从另一侧也就是北坡就走下去了. 太白山顶其实有三座峰, 一个是我们从南坡上来的拔仙台, 拔仙台的北面是另一座高峰, 北京勇敢者俱乐部的<<穿越秦岭>>一文中曾提到过一3600米的峰, 可能就是它. 在拔仙台西北面是还有一个矮点的峰, 从那边该通往跑马粱. 而在这三峰交汇之处, 就是美丽的太白海, 当地人称作大爷海. 要到太白海边, 得沿着峭壁往下攀行200多米, 而要从北坡下山, 就得在下去两百多米后, 又再爬上对面那个山峰, 再翻过去.在我尝试往下爬时, 向导坚决提出: 他不从北坡下去. 这已是他第N次提出不走北坡了,他的理由有四: 1. 他没走过北坡, 不识路, 这大雪漫山时, 没法认路. 2. 下雪坡太危险(七八十度的坡), 出了事他负不起责. 3. 从北坡下山后, 到公园管理处是40里, 但那儿很可能没人了, 更不会有车, 到汤峪则得再走80里. 4. 从北坡下山后, 他回家得再多花两天时间. 以前向导反对从北坡下时, 我们都是打算劝或逼他跟我们从北坡下. 而这时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 首先我们必须共进退, 让他独自下南坡我们走北坡是我们双方都不能接受的, 都担心对方的安全. 我们都不识路, 没有地图的情况下走北坡确实是件很危险的事, 大雪封山, 看不见地上的红线, 很容易迷路, 更有可能失足陷进雪坑, 掉下山崖. 我们都没接受过基本训练, 也没结组行走的经验和工具. 我们的体能也是个问题, 不知能否在爬下这200来米陡坡后再攀上对面的高峰----郭总的包在登顶后又由向导背上了. 最后最致命的是, 我们的食品支撑不了一天了. 考虑到这些, 我们也就不再坚持, 11:35, 我们开始从原路回撤, 穿越失败!谁也没想到, 我们这天中最艰难的行程才刚刚开始!
我们上山走走停停用了两小时15分钟, 想来下到玉皇池1小时就够了. 一路上我们基本上没停, 我尽可能小心地选择落脚点, 以防鞋里进雪, 走得又慢又辛苦. 虽然有拐杖支撑, 我终未能逃脱摔跤的霉运, 而且, 刚刚站起来就又摔了第二跤, 当时我就想到那笑话:"早知就不站起来了!" 1点我们到了玉皇池, 比预计的慢了25分钟.在玉皇池我脱下了厚厚的毛衣和绒衣, 又把准备用作应急食品的巧克力取出部分来,每人分了5颗, 现在我们不得不节省食品了. 1:10我们继续回撤, 这次我们走得较快, 2:20就到了药王庙, 我仍然小心翼翼地防止鞋湿, 仍然一不留神连摔了两跤. :-(在药王庙只休息了5分钟, 在玉泉池边我灌了小半瓶水, 在这儿也都喝光了, 不过不要紧, 到南天门前可补充水, 只有半小时路程. 接下来, 很快我就发现前面的努力白费了, 在经过那片含水量丰富的草甸时, 我再次不可避免的踩进了水里, 比昨天稍好的是, 这次只有左脚湿透了, 右脚及时踏上了一根树干, 保住脚心还是干的. 这一下使我很是丧气, 恼火之余, 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打水.3点我们到了南天门, 这次我们决定从老路回去. 前面说了, 上山的时候向导就想领我们从老路走, 考虑到饮水问题, 我们选择了新路. 现在向导再次提出走老路, 因为老路"好走, 安全". 郭总想到可以走另外一条路, 多看些风景, 就同意了. 我想既然老路比新路远了十多里, 又比新路更"好走, 安全", 那定是平路很多了. 反正都要走夜路, 当然选平路了, 所以也赞成走老路. 笨笨什么都无所谓, 大家一致同意走老路.这里我们最后吃了一次食品, 好象是分食了一袋牛肉, 这时才发现我忘了打水. 若走新路, 前面不远处就有水源, 但我们走老路, 就要到一个叫凉水井的地方才喝得到水. 从这到凉水井, 山里人要走1个半小时, 我们恐怕得走两三个小时了.后面的路果然好走, 坡度缓, 是在枇杷林间穿行, 笨笨兴奋得撒开腿跑. 很快, 我们就分开了. 向导和笨笨远远地在前面看不着, 郭总在我后面刚好看不着的地方. 每一次, 都是向导和笨笨在前面边休息边等我们, 一看到我, 就问一声郭总, 我往后一看, 郭总红色的风衣刚好出现在我视线里, 于是向导和笨笨又远远地走到前面去了. 我觉得加速太耗体力, 宁愿不休息, 也要以一种最适合自己的速度行进. 走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 我感到口渴难耐了, 毕竟有两个多小时没喝水了. 刚离开南天门时, 郭总就已在吃雪团解渴了, 但现在海拔已低下来, 已见不着落叶松, 路旁也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积雪. 我赶上正在休息的向导, 他说还有15分钟就到凉水井了----他也很口渴了. 于是我和向导加速向前, 而笨笨则继续停在那儿等郭总.很快向导又走在前面见不着影了, 我尽可能地提高速度, 走了十几分钟, 仍见不着向导, 山路却转了个大弯, 开始向上. 在前面, 我都好几次偏离了正道, 幸亏及时发现了雪地上的脚印才回过来. 现在我又怀疑是否走错了, 前两起游客迷路丧身的事让我不敢大意.正当我惊疑间, 前面响起了向导的喊声:"喔喔喔..." 我大喜, 赶忙呼应着往前走, 走几分钟后心中不安时, 也喊几声, 前面则传来向导的应声, 我就继续放心前进. 没多久, 看到向导正在前面休息, 他说这一带路变化大, 他不放心, 得等我们. 我问清到凉水井只有5分钟路后, 就让向导继续等, 自己则迫不及待地往前赶. 向导叮嘱了一声:"别走过了." 又走了好几分钟, 依然不见水影, 前面却要爬一小坡. 我有点担心自己走错或走过了, 爬上小坡后决定不急着喝水了, 还是等向导他们来了再说. 我连人带包躺下去, 正在松包带时,耳边突然听到哗哗的水声. 我大喜, 从包中取出塑料瓶往前找, 没走多久, 就看见一根剖开的长竹筒横跨路面, 泉水正从一边流出, 叮叮咚咚, 悦耳之极. 我凑过去, 喝了两小口,好凉好甜!我把水灌满, 回到放包处, "喔喔"一喊, 却没听到向导的回应, 我吃了一惊, 拎着水往回走. 到了向导等人的地方, 看见郭总的包在地上, 就继续往回走, 边走边喊, 好容易听到向导的回声, 赶快过去会合. 原来他等着不见人, 喊人也没人应, 就寻了回来, 直到这里才听见了笨笨他们的声音. 我们迎上笨笨和郭总, 原来郭总独自在后面过一乱石群时,眼前发黑, 差点晕倒了. 我一摸兜里, 中午分的五颗巧克力还有三颗, 赶忙让郭总吃下.向导和笨笨喝了水后先赶往凉水井处休息, 我则陪着郭总走在后面. 5点10分, 我们都到了凉水井.这来回一急奔, 带来两个恶果: 一是把那根很好使的拐杖忘在放包处了, 更糟糕的是,我一直担心的左膝隐隐作疼了.
今年, 我的腿突然出了问题: 每次爬山后, 下山时膝盖疼痛难忍, 有时根本就用不上力. 最严重时爬山后几天内还有这后遗症. 每次腿疼时就想一定要去找医生看看, 但平时只要不爬山, 打球游泳都没事, 就又懒得去看病了. 笨笨说这是半月板受伤了, 养养就能好. 凉水井下面是熊猫栖息地, 我们在竹林中穿行, 我的左膝不争气地疼起来, 我只能尽量侧着身, 一步步地往下挪, 稍一加速, 立刻剧痛. 这时我走在最前面, 整个队伍的速度都被我拖慢了. 好容易降到山底, 休息时我问了一下:"假如走新路, 该到什么地方了?" 导游说, 从距离上看该已过上次出事的地方了, 我们听了顿时晕倒, 因为那意味着只剩不到两小时的平路了, 而现在, 我们还得走十五六里的山路才能到新路和老路的那个分岔口, 而且, 我们还得再爬两个山头.接下来又开始爬山, 和下山时相比, 膝盖不疼, 可省些心和体力, 但我这时也明显地感觉到: 上山比下山累, 每抬一下脚都很吃力, 我们都体力不支了. 7点左右, 天已差不多黑尽了, 我们来到了羊台, 向导宣布, 这往后都是下坡路了. 下完两个大下坡, 再走上半小时就能到分岔口了.前面走了这么久, 除了我以外, 他们三人都是乐于走下坡的, 因为省力, 轻松. 但现在, 谁都乐不起来了, 因为这坡是七八十度的陡坡, 快直上直下了. 天已全黑了, 我们只有两支手电, 两人合用一支. 按我的经验, 拿手电的该走在后面为前面没手电的人照路,而向导的经验则刚好相反. 于是我们先按向导的方式来, 反正我拿着手电, 走前走后无所谓. 我和笨笨一组, 走在后面. 我膝疼, 又怕崴脚, 战战兢兢地每一步都要踩稳了才敢走.笨笨在我后面, 凭着手电的余光和记忆摸索前进. 我们和前面的距离越拉越远, 好几次连前面的灯光都看不见了, 我们也失去了方向, 急得笨笨大声喊, 让前面的用手电往回晃圈.后来我的膝盖疼痛突然轻了许多, 我和笨笨又换了位, 让他走前面. 这样我们的速度快了一些, 慢慢能跟上前面了.一路是顺着山沟往下, 能听见小溪的流水声, 却喝不着. 只有到某些交汇处, 才能喝水. 喝了水, 都觉得该背一小瓶水在路上喝, 但想归想, 谁也不愿再加一点点重量了, 宁愿忍着到下一处去喝. 一直都是在没完没了的下坡, 我体力和精神上都快要崩溃了, 又想起不要黑夜下山的原则, 忍不住建议:"我们这个下坡走完后, 找个平地扎营吧, 明天再走第二个下坡, 回厚畛子." 这个建议基本上没人理睬, 我自己也明白这不合理, 抛开食物和体力恢复情况不说, 今晚若到不了厚畛子, 明天我们就赶不回西安坐火车, 那要周二早上才能回京了. 我们今天不论多晚都得走回厚畛子. 嘴里不说话, 心里开始想了: 毫无疑问, 走老路是个错误, 老路多出来的十多里地, 全是山路, 根本谈不上"好走, 安全". 若走新路, 我们该早到铁甲树了. 向导之所以一再建议我们走老路, 归根到底还是被上次的意外吓着了. 他是个很老实的人, 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 只要不走新路, 他就觉得安全.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我们只有咬牙走下去, 而且只要我们安全地走了回去, 这将是一个难得的经历和体验.笨笨在我前面走, 但速度却受我限制, 他不能跑出我手电的光圈. 但不知是我的手电接触不好呢还是电池快光了, 手电的光越来越弱了, 笨笨已没法利用我的光照走路, 改到跟他们前面两人合用一支手电. 我背包里还有对充电电池, 但我不敢取出来用, 因为我不知还要走多久, 手中光不全灭, 就还得凑合着用. 这时我的速度反而有所加快, 因为我怕被他们仨拉下了, 也就不管脚有没有踩稳就迅速迈步. 谢天谢地的是, 我的膝盖不怎么疼了, 虽然脚崴了两次, 但没什么大碍.我们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 不知什么时候起, 我们走过了一个独木桥, 开始顺着溪水下行. 夜晚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很容易就错过了溪边的小路. 向导有时也找不到路了, 只好说:"反正顺着沟也能走下去!" 好在沿着沟走一段路后又能找到小路. 我有个习惯, 总是想搞清楚前面的路, 每走一段就忍不住要问:"还有多远可到大瀑布?" 大瀑布是第二个下坡的起点, 这个下坡实在太长了. 开始几次导游还回答:3里, 2里. 终于他也发火了:"你只管跟着走, 别问, 问了我也不回答!" 于是我就闭上嘴, 什么也不说, 什么也不再想, 只跟着走.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大瀑布怎么还没走到"时, 向导突然宣布:"我们下到平地了, 还有半小时可到分岔处." 我们登时欢呼起来, 赶快记下时间:九点半. 原来我那次发问时就已经在走第二个下坡了. 这两段下坡, 总共就几里路, 走了我们两个半小时.后面的路显得轻松多了, 10点我们到了铁甲树, 从铁甲树到厚畛子, 还有10来里路,是沿着马路走. 马路坑坑洼洼, 把我的脚又狠狠崴了一下, 但和那要命的溪沟比, 已不知舒服了多少倍, 本来我们体力都消耗殆尽, 但马上就能到厚畛子去大吃大喝的希望激励着我们, 我们保持着不可思议的高速. 11点左右, 向导和笨笨到了厚畛子, 11点10分, 我和郭总也终于踏进了那在我们脑子里出现了无数遍的街口.今天, 从早上8:25出发, 到晚上11:10, 我们共走了90多里山路, 从海拔3767米降到1000来米, 只在早上喝了点热汤, 半个包子, 中午吃了两块巧克力和一点牛肉. 而且, 前一天晚上我们只三人合吃了约200克面条.
18日我们顺利的到周至, 到西安, 顺利的上了从攀枝花开往北京的火车, 顺利地补了卧铺, 19日顺利的回到了北京.看到肮脏而熟悉的北京, 我只觉亲切之极. 太白山之行, 让我看到了大自然的美丽, 更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和人力的渺小.周一(19日)我回宿舍后的第一件事是称体重, 比出发前轻了一公斤. 几天来只觉饥饿难耐, 到周五一称, 长了2公斤, 每天一斤! :P我的腿, 直到三四天后, 才不再酸疼.
总结这次行动成败, 从个人讲没有双防水防崴脚的高腰登山鞋是最大的失误. 从集体讲没有足够的食品, 没有给导游准备睡袋, 没有找份较详细的地图, 是这次的教训.

登太白山
胡狼卡络斯

第一天
我们一行三人,我、笨笨和WXH星期三(10/14)晚上5:47乘K41出发,次日早晨7:40到达西安。8:20从长途车站坐车前往周至。10点左右到达周至县城。在周至吃了早饭(午饭)(粥和肉加馍)。当时的天气非常好,从前几天一直关心的天气情况来看,降雨云应该已经通过。我们当时只穿衬衣或短袖。11:00包租一辆吉普车前往厚畛子乡。本来周至县城到厚畛子有四趟车,由于过了旅游季节,中午只有12:30-1:30有车。我们希望能够在天黑之前进山,到达三合宫瀑布,还由于从厚畛子到铁甲树有大约5-6KM的公路,所以选择了租车。我们沿108国道前往厚畛子。108国道是通往汉中的路线,有245KM。进入厚畛子乡的岔路口之后就是土路,门口写着黑河自然保护区。一路上看见多出了几处塌方,可能是前几天下雨所致。相比之下,这次进山就并不担心,而10/1时我们包租的桑塔纳在过一些塌方路线时,由于底盘很低,人不得不下车走。当然,这辆吉普也是非常之破,司机称只花6000块拿下的,这一趟他就挣回1/30。下午2:20就到达了厚畛子乡。厚畛子的气温和天气和周至没有很大的区别。周至的海拔是467M(当时正好有测绘人员在),据当地人讲厚畛子的海拔在1200M-1300M之间。我们又找到了上次带我们进山的向导,姓司,大胡子,人很忠厚。我们还去他家看了看。3:10我们从厚畛子前往铁甲树。一路上,很不好走,那辆老爷吉普几次熄火,终于在接近铁甲树时司机不愿再开了。就在他掉头时,将变速箱齿轮打坏,车走不了耽误了一些时间。4:00左右我们开始进山。路上碰到了上次救援的两个村民,他们还记得我们(我和笨笨),他们在铁甲树修一些小房子,是属于林场的,不过当地林场已经不能再从事采伐工作。据说96年前,乡长因修旅游线路砍了100多方木头而被捕,至今仍然关着。从铁甲树进山后有一个三叉路口,去南天门的路线在这里分开,称为老路和新路。老路比新路要远十几里山路,并且水源比较少。我们象上次一样选择了新路。老路:万全沟瀑布--羊台--熊猫栖息地--凉水井--高山流水--金丝猴栖息地--羚牛羚羊区--万亩枇杷林--独叶草--南天门, 新路:龙豹嘴--观音坪--古栈道--三合宫瀑布--云雾沟--南清关--老君店--南天门,一路沿着一条山涧前进,经常要过一些独木桥,这里一直到三合宫瀑布是最难走的路。我们10/1的一个同伴就是在通过一个独木桥时,由于木头断裂而摔伤的。不过,我觉得路其实还是比较好走的,向导说除了前年有一个老太太将脚崴了,并没有出过什么事情。太白山的危险在于她的茂密的原始森林,特别是几乎还没有开发的南坡。路有时很难分辨出来,当地人只是在石头上用红漆标记一下。几年前发生过咸阳电视机厂7个人失踪的事件,其中4人死亡,当时据说动用了400人上山搜索救援。我们很快(两个小时之后)到达了我们上次宿营的地点,当时天还没有完全黑,我们决定继续前进。我们上次是天黑之后借助月光走了三个小时才到达的宿营地。一路水声很响,景色非常的好,上次没有仔细的看。属于温带原始森林,植被非常茂密。在天黑之前我们离开山涧寻找宿营地。在路离开山涧的上方有一个20M高的瀑布。向导特地带我们去看。非常遗憾的是我没有带上摄象机,我们在瀑布的上面看到了两只羚牛。羚牛在非常陡的山坡上行走,离我们20-30M远,这时的天光对于照相机已经无能为力。据向导说羚牛比熊还要可怕。熊一般见到人会跑,而羚牛则会用它的角进攻,据说在村子里顶死过人。这个海拔高度1600-1700M正好是羚牛活动的地方。 我们的宿营地选择在一块较平的山坡之上。当时天几乎已经完全黑了,时间是7:00左右。我们携带的装备有:TNF VE-25帐篷,羽绒睡袋,GAS炉。直到这时,我们的感觉非常放松,这时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们由于大意而将要犯的错误。晚饭是面条和孜然牛肉和沙丁鱼。我们睡觉之前天气非常晴朗,在没有月亮的天空,繁星灿烂,银河横跨天空。晚上在帐篷里觉得很热,凌晨2:00我们还起来去小溪打水喝。
第二天
早晨7:00我们觉得外面下雨了,当时我觉得非常奇怪。看来山里的气候真是多变。半小时后雨停了。我们烧了一些奶茶和萨米肠汤。向导在离帐篷3M远的地方看到一滩牛粪一样的东西--羚牛的粪!从新鲜程度上看,应该是夜里羚牛通过时拉的!!!8:30左右我们出发,前往南天门。按照计划,我们希望能够翻过主峰拔仙台到达大月海宿营。昨天下午走的路基本上不是很陡,而今天出发的则是坡度比较高的山路。雨又开始下了。从植被的情况看,我们升高的速度很快,开始有箭竹和松林。并且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大约12:00左右我们到达老君店。所谓老君店只是一个用石块堆的小格子,里面放着小泥人。这时气温已经非常的低。开始下冰雨。这段山路,我的体力消耗很大,笨笨和WXH好很多。看来平时被工作、上网和游戏搞的身体很差了。我们继续前进,这时我们基本上是在绕着山走,坡度不是很大。风开始大了,冰雨也变成了大雪。2:00左右我们到达了南天门。有一个木头房子,里面放着夏天旅游季节用的被子之类的物资,没有人,房子上着锁。墙上用红漆写着海拔3120M。我们在南天门休息了一会,穿了一些衣服。气温这时已经非常的低,应该在0度或者再低一点。向导这时已经很冷了。我们有两件防水透气的风衣,一件运动风衣,我们给向导了一件雨衣和一件夹克。这是我们犯的错误之一,我们没有考虑到向导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缺少装备也是不行的。这个向导人非常好,没有说什么,我们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天气越来越坏。我们的登顶和穿越计划不知是否能够实现,向导告诉我们,穿越过去之后,到达汤峪有温泉可以洗澡。而且据说汤峪还是红灯区:)这也许算是一些动力吧,我们继续前进,中间只每人吃了一个馍。路依然是绕着山走。这时的植被已经完全是落叶松和高山草甸。雪和风越来越大,能见度很低。一路上,我们不在说话,只是在走。据说,动物们都下山了,在松林里面,能感觉到可能会出现一只熊什么的,当然最终没有,这时只听到风声和自己的呼吸。1个小时之后我们到达药王殿。一个小木屋而已,我们一头钻了进去。我烧了三柱香,也许我们进山该拜拜山神的。我们不敢耽误时间继续前进,不过,今天登顶看来已经不可能了。2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玉皇池--一个据说是太白山顶最大的湖。在路上,据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对面的40里跑马梁,但是今天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在路上,绕过一道山梁之后,向导告诉我们应该可以看到主峰了,但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这时的天气可以说已经坏到家了,向导的雨衣由于低温和风已经烂了。在接近玉皇池时,我们几个人的体力已经开始到达极限。太白山的山顶有很多大块的碎石,大小差不多,经常是一个山坡全是,重量在1-2吨左右,不知是什么形成的。我们就要通过这些碎石。在风雪中我们非常小心,我们经受不起事故,而且在这个高度,这个天气,方圆几十里之内只有我们四个人。终于到达了玉皇池!玉皇池有几间房子。这时天色已经很晚,大约是5:30左右,看来,今天我们只好呆在这里过夜了。房子是漏风的,雪不时被风卷着吹进来。我们决定点篝火暖和暖和。木屋外面有柴,屋里有火盆。篝火很快点了起来,我们烤干了鞋和袜子,然后弄了些吃的。这时,我们发现犯了又一个,也许是最严重的错误,也许是上次出来把GAS罐搞错了,这次这个GAS罐很快就火力不足了。而我们带的吃的主要是必须加热才能够吃的。我们非常后悔没有在周至多买一些馍上来。加上这时我们已经很累了,喝了些汤(面条+牛肉)就睡了。屋里由于漏风,我们支起了帐篷。晚上睡觉的时候头有点疼,WXH做了一晚上噩梦,我们把所有的衣服给向导盖。明天如果天气不好的话,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登顶。风吹的屋檐非常响。玉皇池离主峰有十几里路,据向导说不是很好走,而且天气不好加上缺氧,会很困难。晚上没有被冻着,我的睡袋足以抗-20度的低温,这在冬天的五台山已经证明过,甚至感觉有点热。我非常清楚我居然还做了一个好梦,内容就不说了:)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吧,天亮之后,向导最早起来的,显然,他是被冻着了,我再次感到内疚,同时,向导说话的份量也变大了。
第三天
起床之后,感觉体力恢复不错,没有感冒,这要感谢GORE-TEX的风衣、也许。我们的装备足以对抗这样的自然环境,但是,却是其他的原因导致我们的行动出了麻烦。虽然,这些错误并不是致命的,但足以使行动失败。在野外,如果计划不周全,就会有麻烦,这是我的感觉。风依然很大,但是天晴了。我们决定继续登顶。简单喝了些热汤,向导把他带的,准备回去路上吃的馒头分给我们吃,一人半个,里面有核桃+糖的馅。用篝火烤热了吃,非常香。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开始出发。时间是8:30。 一路上全是碎石头。路并不是很难走,翻过三月海和二月海,主峰就在眼前了。一路上,走的很轻松, 我们还有时间拍照。只是有时一脚踩进很深的雪里面。雪基本上被风吹走了,但是石缝中存有大量的积雪。远处的群山,只有几个山顶上有雪。10:45我们到达了顶峰。
(今天刚回来,先写到这里,先睡了,下山时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Re: 注意御寒!。
老四 02:56:00 16-Sep-1998
答 复 : 10/1行动要早做打算。 提交者 : 胡狼卡络斯
太白山温差极大,去年8月我同友人登太白,中午12点从达阪寺出发,半小时后气温从29度降到20度,山风寒气重,十月温度更甚。另记切勿在山脚温泉小镇买食品,非坏即假,祝好运。

前人的日记供参考
笨笨 17:48:56 15-Sep-1998
答 复 : 我看来是没问题了 提交者 : 钢铁后卫
太白山日记
9月7日 十天八天雨。司机告诉我们,这些天太白山雨水不断,十天中就有八天雨,这话给我们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傍晚,汽车终于爬上了盘山公路。崎岖不平的路面和涓涓的水声始终伴随着我们,每前进十分钟,海拔就要上升100米。天渐渐暗下来,气温也骤然下降,雾气迎面扑来,冷得我们有些打颤。8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大本营--下坂寺,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我们早早地吃了一顿方便面,就钻进了帐篷,黑夜寂静得让人害怕,天又再度阴沉下来。
9月8日 险象叠生。匆匆吃过早饭,我们就上路了。也许是太兴奋的缘故,刚上山时我们走得飞快,但没走上几十米,大家便喘作一团,只能停下来休整。突然,天上下起了夹杂着雪粒的小雨,打在脸上、手上、凉嗖嗖的。赶快穿上雨衣,但衣裤却早已湿透,山风吹过,全身冷得发颤。在海拔3300米处,山路异常险峻,险象叠生:不足一米宽的小路被雨水淋得溜滑,一不小心就会跌下悬崖!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会发生意外。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了中间营地--文公庙。超过低矮的围墙,我突然发现美丽的云海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变化万千的色彩涂出了许许多多美丽的图画,大家都被这美丽的景色吸引住了,有很长时间,我们谁也没说一句话。山上突然起了浓雾,两米以外看不见人影,我们边走边吆喝着,继续向山顶走去。猛的,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原来我们已经到了顶峰。

Re: 国庆行动
老四 11:39:32 24-Sep-1998
答 复 : 国庆行动--今天已经9.20了!! 提交者 : 笨笨
9月30日晚,从西客站乘特快出发。10月1日早4点左右抵西安,稍事休息,早7点去西区长途车站搭中巴经周至去温泉镇(上王庄),约5小时。中午在太白楼餐厅用餐,还可以。下午两点前换乘中巴上山,约四小时到下阪寺,宿营。10月2日早起冲顶,约7小时。期间穿越大片原始森林,美!注意此时温差极大,山风寒气重,注意!当晚到达拔仙台3707米。宿营。10月3日早起看日出,美的没治了,当心别冻掉鼻子!后下山至下阪寺换车下山,泡个温泉浴回西安。爽呆!10月4日回京,休息。以上为四天行程,很紧张,权当拉练吧!

穿越秦岭
胡狼卡络斯 21:43:54 18-Sep-1998
今天北京青年报有一文章,讲9/4北京“勇敢者”俱乐部的三名训导员穿越了秦岭。路线是:西安-眉县-红河谷-太白山顶-跑马梁-都督门-老县城-黄桶梁-西河-大古坝-岳坝-城固-洋县-汉中.有谁认识他们?!

关于这次太白山行动!
胡狼卡络斯 20:01:18 04-Oct-1998
我们一行9/30晚从北京出发,10/1,10:30AM到达西安。11:00包车去周至县厚畛子乡,下午4:30到达。5:00和当地向导出发进山。9:00左右到达三宫瀑布群和古栈道之间宿营。10/2早晨7:30出发。5分钟后,一名同伴过独木桥,由于桥木头断裂摔伤。7:40向导和笨笨回铁甲树求援,10:00左右下撤。12:00离开厚畛子,5:00到达西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10/3下午118次返回北京。救援行动是成功的,队员伤势稳定。原计划穿越太白山顶(从南到北)从眉县方向回西安。我们初步打算近期再次进山。

我和本本准备下个星期再去!
胡狼卡络斯 15:32:52 07-Oct-1998
答 复 : Re: 关于这次太白山行动! 提交者 : wxh
你如果愿意参加的话,可以和我联系。非常欢迎参加。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这次行动的意外,我们非常想成功穿越太白山,而且,我们对时间和路线有了仔细的计划(我和本本在回北京的118次软卧车厢睡不着觉计划好的)。准备下个星期3晚上走,次日7:30到西安,9:30到周至,如果包车12:30到厚畛子,下午进山。次日到达3500M。星期六穿越主峰拔仙台(从眉县方向下山),可以机动一天,最迟星期一早晨到达北京。你最好这个星期和我联系。另外,你的装备是否够。我们有一顶3MAN的TNF帐篷,另外,要留出给向导的位置。不行的话要借一个帐篷,另外,最好有羽绒睡袋。

********* 谢谢WXH ***********
mh 12:32:35 01-Nov-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一) 提交者 : wxh
你们不但克服坏天气登顶成功,并且能按实际条件作出回撤的判断,这是头脑冷静的表现.我接了不少贴子大都有挑毛病的意思.请不要在意.解剖麻雀是为以后行动总结经验,也为了还没有直接经验的读者了解一下真刀真枪干起来要考虑的各种实际问题。

Re: 穿越太白山(二)
mh 05:35:21 31-Oct-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二) 提交者 : wxh
> 借来一只秤
好.出门不背针.不必要的东西一两也别背.现在可以考虑总结一下.下次出去时把这次没用上的留在家里.
> 最后再拎上我们三人的饮用水--三瓶1.5升的娃哈哈纯净水
咋水也要从BJ带?

背水
网中人 16:48:32 31-Oct-1998
答 复 : Re: 穿越太白山(二) 提交者 : mh
主要是需要那些瓶子,上次去的时候大部分背去的水在路上就喝掉了,在山上全队只背了大概1瓶多水(2L多),因为溯着小溪走(WXH兄文中提到的新路),有恃无恐。晚上到宿营地时只有不到1L了。做饭时笨笨等同志拎着n个瓶子(1.5L容积)去下面打水,吃完饭又只有1瓶多水了。总之主要是考虑容器的问题。

羚牛啥样?
mh 06:02:35 31-Oct-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三-2) 提交者 : wxh
> 后来这事被记者捅了出去, 按环保的方法一算, 砍了100多方, 这下可了不得了, 砍的都是原始森林里的巨木, 官司打到国务院去, 厚畛子的村长最后被判了三年徒刑, 现在还关在周至监狱里.
这就对了!
> 相机在腰包里, 却用不上
我的相机总挂在胸前(吊在背包肩带上)

我也试过
笨笨 13:37:37 01-Nov-1998
答 复 : 羚牛啥样? 提交者 : mh
>我的相机总挂在胸前(吊在背包肩带上)
我用的是FM2,找了个最小的包装起来.曾经尝试挂在肩带,背后,胸前,效果都不好.主要是摄影包(如果那个小包也算的话)和背包结合不好,总是晃,很麻烦.后来放在胸前的衣服里,倒是不错,可就是不太舒服.羚牛长得什么样?挺象羊的.我手头一张照片,懒得贴上去.过几天一并放到我的主页上吧

塑料袋
mh 06:51:33 31-Oct-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四-2) 提交者 : wxh
> 脚底只觉一软, 往下陷了几公分, 随之就是一股冰凉的感觉, 鞋从里到外都湿了.
下次要是知道鞋子不够防水可以带几个不露水的塑料袋,包在袜子外.(见楼下讲鞋靴的帖子)要是冬天去的,你现在恐怕在治疗冻伤呢

塑料袋会磨烂的.
笨笨 13:40:25 01-Nov-1998
答 复 : 塑料袋 提交者 : mh
以前出去也曾用过塑料袋的办法应急,可是走不多远塑料袋就会被磨烂,没太多用处.在不磨烂的时候脚里全是水,也不舒服.不知那种防水涂层如何,没试过.


mh 13:48:04 02-Nov-1998
答 复 : 塑料袋会磨烂的. 提交者 : 笨笨
你的鞋里障碍物太多了吧.要不就是塑料袋太薄.找些厚点的
> 在不磨烂的时候脚里全是水,也不舒服.
用塑料袋是防止冷水浸湿袜子.冻伤舒服不舒服.暖和天气你穿凉鞋也没问题

是太薄了
笨笨 01:21:36 03-Nov-1998
答 复 : 磨 提交者 : mh
那次用的是两个食品袋套在脚上,一走起来哗啦哗啦响,还被人家笑话.但确实比水直接进去好得多.一到干一些的地方马上就得摘下来,否则难受之至.

Re: 完全同意:塑料袋会磨烂的.
老四 12:57:33 02-Nov-1998
答 复 : 塑料袋会磨烂的. 提交者 : 笨笨
塑料袋耐磨性能差,且不透气,碰上汗脚更惨!如条件允许,可买Gore-TEX单层袜,绝对防水透气,价格较比贵。http://www.rei.com

re:
mh 14:04:18 02-Nov-1998
答 复 : Re: 完全同意:塑料袋会磨烂的. 提交者 : 老四
用户对GORETEX靴子的反映并不很热烈.GORETEX在有水汽压力差的情况下有效.鞋里环境与GORETEX常用的外套环境大不一样.rec.backcountry 最近还有个thread讲这个问题.塑料袋当然不比好的鞋子.但紧急情况下比把脚泡在雪水里强

外头比里头湿GORE-TEX就适得其反了吧?
笨笨 01:20:01 03-Nov-1998
答 复 : re: 提交者 : mh
GORE-TEX按我的理解应该是孔径比水蒸气分子大,但又大不了太多,所以液态的水由于张力进不去.一旦外界比内部湿度大,肯定水气是往里跑的.好象还没有什么能够单向渗透的材料吧.瞎说的,没事实根据.

厚棉袜
mh 01:05:05 01-Nov-1998
答 复 : 塑料袋 提交者 : mh
棉制品湿了后很凉而且不易干.羊毛制品湿了也是暖和的.这有句俗话叫做``Cotton kills.''讲的就是棉制品的潜在危险.楼下衣物的旧贴有更多的叙述。

行进进度
mh 00:55:36 01-Nov-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五-1) 提交者 : wxh
>离峰顶有10里的山路, 向导说平常人得走两小时, 我们计划用3小时完成.
一般说来平路上一个人每小时走5km.坎坷路径上负重只有2-3km/hr上坡一般不负重每小时升高350-500m,负重250-350m/hr除非坡度很小或很陡,升高300m/小时是个基本与坡度无关的常数(不包括寻路时间)。
> <反对从北坡下理由>从北坡下山后, 到公园管理处是40里...
> 最后最致命的是, 我们的食品支撑不了一天了.
这就完全足够否决从北坡下了.头一天恐怕就应考虑到。

应急
mh 01:59:28 01-Nov-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五-2) 提交者 : wxh
> 把准备用作应急食品的巧克力...
应急食品和衣物应是每次行动必备项目。

饮水卫生和GGiadiasis
mh 01:54:51 01-Nov-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五-2) 提交者 : wxh
> 灌...水...叮叮咚咚...水生寄生虫病Giadiasis近几十年来在全世界广为流传.世界上很多偏远角落都发现了病原体giadia(一种单细胞非细菌生物)有症状的感染患者在几天到几星期内有腹泻或不能吃某些食物(如乳制品).许多医生对Giadiasis不了解.治疗不及时的话患者有长期腹泻削弱症状.Flagyl对根除Giadiasis很有效.Giadia通过人畜的粪便传染,所以在水原附近有人畜活动的情况下应用煮沸,药品,或过滤器处理水后再饮用.宿营地``厕所''应离水体200-300米外,粪便应埋掉.中国恐怕许多地区还没有Giadia侵染,但从世界趋势看也是早晚的事.有旅游人群的地方就是怀疑对象.国家卫生部门也许有统计资料.有许多人带有giadia但没有症状.这病原体携带者是促进Giadiasis流传原因之一.参见美国政府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的Bad Bug Book: http://vm.cfsan.fda.gov/~mow/intro.html http://vm.cfsan.fda.gov/~mow/chap22.html

没那么可怕吧?
笨笨 01:24:04 03-Nov-1998
答 复 : Re: 饮水卫生和GGiadiasis 提交者 : wxh
我从来都是喝生水的,特别是到山里.而且运气一直挺好,从来没因此而出过事.到血吸虫发达的湖北也趴到水里就喝.山泉应该问题不大吧,只要没有有毒的矿物质,象哑泉呀什么的.

膝盖疼
mh 02:44:02 01-Nov-1998
答 复 : 穿越太白山(五-3) 提交者 : wxh
> 每次爬山后, 下山时膝盖疼痛难忍...
> 又开始爬山, 和下山时相比, 膝盖不疼...
听起来跟我一样.许多许多人有同样的膝盖问题.这个问题大概说是因为膝关节不正,大腿肌肉发达不平衡造成的.不平衡原因是很多人由于平时运动只使用某些肌肉群.负重下山是大腿肌肉把膝盖骨拉偏了.听说解决办法是作某些伸展运动使那些不常用的肌肉活动活动.但我没作过.我一般尽量减少负重,使用拐杖(尤其是下坡路),养成快速下落步的行走习惯,使膝盖尽量少在弯曲时受力.最好问问对运动创伤在行的医生.下边有两片我存下来的posts:
From: [email protected] (david mann)
Newsgroups: rec.backcountry
Subject: Re: Oh My Aching Knees!
Date: 15 Apr 1997 13:34:36 GMT
Connie La Chasse ([email protected]) wrote:
: Any good suggestions on ways to deal with knees that complain on the way
: down a steep trail? I use my adjustable ski poles to ease some of the shock
: going down, but my knees still hurt a lot.
: ~Connie
Connie,
Here is what I would suggest.
1) Get good insurance and perservere in your search for a good sports medicine orthopedic specialist. This will be hard. College sports programs may be a good starting place. Be suspicious of docs who promise surgery as the answer. My doctor, surprisingly a surgeon, just returned from a conference and is doubly convinced there is no good surgical solution for patelar pain except in the cases when there is a tear or some large free floating bodies in the knee; both of which can be seen on MRIs. It is tough to find good docs and PTs. Hikers are not often considered to be atheletes.
2) 3 Correctives. My current doc says 2 things are common with pataler pain: mal-alignment of the lower leg, weak VMO (inner thigh) and tight hamstrings. The usual solution for the first is custom orthodics. They are life savers for some but I have not had good luck with them. Weak VMOs can be worked on by strengthening excercises. One of the challanges here is that your neural path ways may have forgotten how to fire off this muscle, so use bio feedback to tell your brain to fire it. I just keep my fingers on the muscle when I'm doing my excercises. This is part of the training. My favorite excercise is leg extensions on a Nautilus machine.3 sets of 12, 10 and 8 reps; one leg at a time. I also only do the top 30 degrees of the range of motion. Any more and I create knee pain. The VMO only fires during the last 15- 10 degrees of range of motion anyway. You may need to start with a good PT. So start by seeing a doctor.
3) Keep the poles! This is a huge step.
4) Find a non-hurting aerobic excercise. Peter is right on about cycling. Avoid high gears and get a good pedal/ shoe system. Bike machines are terrible, IMHO. Would rather hit my thumb with a hammer. Treadmills are better than running. Step mills (with set step heights) are MUCH better than stair masters.
5) Try elastic knee braces from the drug store, the kind with the holes in the front. I use Ace brand but whatever works for you...
6) Take anti-inflamitories as a preventative measure. If you are going to hike regardless of the pain, at least you can help prevent further damage. Ibroprofen or aspirin taken 1/2 an hour or so before a long down hill will help keep tissues from getting inflamed and further damaged.
7) When possible, walk backwards. Some folks have better luck or skill in this regard.
Dave Mann | "It is impossible, or not easy, to do| noble acts without the proper equipment."
[email protected] | Aristotle, <>, 1323a-b, trans Jowett
Newsgroups: rec.backcountry
From: slide
Subject: Re: Killer Knees
Date: Fri, 1 Nov 1996 03:31:00 GMT
Ocotillo wrote:
My knees hurt, they have been X-Rayed, poked, twisted etc. and no major problems can be found. I just spent 10 days on Relefan(anti Inflammatory) went out for a short hike and they still hurt, Dammm. I'm sure there must be someone reading Rec.backcountry with the same problem and hopefully has some advice in the way of exercise, weight training or whatever.
Thanks in advance
> Michael
I can only tell you what worked for me. In 5/95 I started having bad knee problems whenever I hiked which continued through this spring. Every trip ended with me hobbling back to my car in agony, and no, I never went to see a doctor and yes, I always kept hiking, although not as much as it was starting to be less enjoyable. This past summer I joined a gym and started working out. I started, for the first 2 months or so, doing the Nautilus leg machines, but not doing a lot of weight. 2 sets of 12 reps where I wasn't really pushing it at the end, on the leg extensions, the hamstring machine, and the Universal leg press machine. (I now do calves as well.) I also started walking to work (only 1.5 miles each way) and on the days when I didn't work out on my lunch breaks I'd walk a couple of miles after lunch. If you drive to work, sit at a desk all day, drive home, you're legs aren't going to be able able to just get up and hike 10 miles up a 5000 ft mountain on the weekends. At least if you're over 30 they won't. A few months ago there was a thread on this group about knees where a lot of people knocked Nautilus and said to stay away from weights. I definitely disagree with that. If you're going to climb a mountain with alot of weight on your back, you should be able to lift weights at a gym. Just start slow, and have someone show you how to use the machines properly so you don't hurt yourself.In September, I got a pair of Leki hiking poles and started hiking more often. Each time before I go, I take a couple advil to help reduce inflamation. I've gone backpacking with a 40 lb pack and climbed most of the peaks in Franconia Notch in the White Mountains (steep w/ 3000 ft elevation gains) and haven't had any problems. It has been really great to go on a hike and not constantly be monitoring my knee to see how long it's going to last. I don't even think about it anymore, something I can barely believe. I don't know which is more important, having stronger knees or using the poles that have allowed me to get going again. If you want to take medical advice from someone whose real name you don't even know, the above worked for me.
-slide

病人的看法
笨笨 01:30:57 03-Nov-1998
答 复 : 膝盖疼 提交者 : mh
mh真是高手,使我的笨脑袋豁然开朗.我也是个病人.那次的运动量不是很大,只是青城前山后山两座小山而已,膝盖却几乎走不了路了.看了mh的帖子,越发引证了病发的原因:那次是穿拖鞋爬的.平常走路肯定不用脚心的力量,穿拖鞋却必须用脚趾头死死抓住鞋,所以吗,膝盖就完蛋了.不知分析的对不对.但从那以后不管多热的天,爬山都不穿拖鞋了.(后来还有一次,也是穿拖鞋).膝盖痛有两种:一种是膝盖和大腿连的地方痛,一种是和小腿连的地方痛.前一种mh已经给出结论了,后一种似乎有可能是半月板的事.俺的一位战友就是爬山时把半月板伤着了,后来也没管,养好了.

太白山之后
胡狼卡络斯 21:48:47 31-Oct-1998
看了WXH的太白山游记,思绪又回到了当时。回到北京的白天没有休息,甚至没有洗澡,换上西服,就忙起事情。一直到现在,当时,我只是在解释我刚从山里回来,因为样子很是邋遢:)其实,不同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我和当地的向导和羚牛是一样的,我们只是在用一种方式谋生,对于我到太白山是玩,向导到北京是玩(我答应他带着小孩来北京,我做导游),羚牛呢,动物园是工作还是……?!我一直希望进行一次真正的冒险,所以说,以前的活动都是练习。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地方?对MH来说是南极么?有很多地方看来是去不了,我必须在工作和旅行之间找一个平衡,时间,钱,事情等等。

返回登山报告专题目录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登山技术——登山报告——1998年太白山报告 | 冰岩地带